特斯拉股价与机构抱团

K图 TSLA_0

  2021年伊始,特斯拉连续快速上涨,市值突破8000亿美元,马斯克身家随之超越亚马逊的贝索斯,登顶世界首富。

  特斯拉2020年的涨幅非常惊人,很快超越了包括丰田、宝马、大众在内的第2名至第10名汽车制造商市值总和,而其汽车销量占比不足1%。

  熟悉汽车行业的人都知道,电动汽车的门槛非常低,比内燃机车低很多,所以一下冒出许多新兴电动汽车企业,有不少人靠PPT就融到大笔资金(当然门槛低不意味着没有门槛,其中大部分始于PPT终于PPT)。

  特斯拉发展至今已经是非常成熟的企业,而且称得上是电动汽车领域的开拓者和领军人,在电池、动力系统、自动驾驶等等方面有自己突破性的技术成果。但这些技术成果仍然无法构成电动汽车这个低门槛行业的壁垒。前阵子苹果宣布要做电动车,我们相信,凭苹果实力要做出有竞争力的电动车并不难,只是奇怪苹果未免太谨慎了点,这么晚才宣布造车。

  特斯拉市值涨得过快,大家都在问里面有没有泡沫。必须强调,虽然在金融经济领域经常出现“泡沫”这个词,但它没有明确定义。大家在使用“资产泡沫”这个词的时候,实际意思是资产价格之后狠狠下跌。所以人们问有没有泡沫,就是在问会不会大跌。可以肯定的是,大涨之后有大跌,但这是句废话。价格是所有交易者博弈的结果,完全受主观因素支配,不能指望用某个客观理论去测算出高点位置、下跌时间、下跌深度。大家都是搏一搏,场内的对手应该相互尊重,不要觉得做几个加减乘除算几个指标,就能算出特斯拉应有的价位。

  当然对特斯拉股价不是完全无话可说、无迹可寻。股市的关键在于讲故事。特斯拉过去一年讲了两个非常成功的故事。一是中国故事。特斯拉在中国建厂,在中国销量强劲增长,去年中国又是抗疫最成功、经济受损最少的经济体,使中国故事本身就有很强说服力和很大想象空间。而特斯拉在中国的成功,又让人产生特斯拉能把类似模式推向全球的遐想。二是自动驾驶的故事,特斯拉讲未来要变身软件公司,大卖自动驾驶模块。

  这两个故事的前景并非阳光灿烂一片坦途。中国故事方面,虽然特斯拉在中国的形势喜人,近日国产Model Y上市大降价,销售火爆,但是特斯拉在中国能赚到的钱总是有限的,等到特斯拉中国工厂达产,增长趋于收敛,盈利情况明晰,很难相信最终结果会支持当前市值这么大一个梦想。软件故事方面,在自动驾驶领域,特斯拉实际上面临着远较电动汽车行业激烈的竞争,除了所有汽车大厂都在自动驾驶领域有所布局外,另有无数互联网企业投入其中,特斯拉一枝独秀的概率很低,一旦有企业走到了前面,难免对特斯拉股价造成冲击。汽车也不是手机,软硬件一体的苹果道路能否在汽车上走通存在相当大疑问。

  关于特斯拉的自动驾驶事故的报道一直很多,最近关于操控系统的事故又引起关注,已经有200多起特斯拉异常加速的事故报告,目前为止监管部门均认定为驾驶员责任。

  总结来说,未来可能对特斯拉股价造成负面冲击的消息非常多,在当前梦幻价位下追高的风险不小。而一旦出现动摇特斯拉两个核心故事的消息,就有机会对其股价大幅下行做出较为明确的判断。

  虽然“泡沫”没有明确定义,但笔者给出了一个有关联的概念,“账面效应”,系资产价格变化引起的盈利错觉。股票这类金融工具本应与债券一样,由相抵消的金融资产与金融负债两部分构成,但人们将股票巧妙地设置为不确定期限不确定金额的金融工具,并单边确认其归属未来的金融资产部分、无视其金融负债部分,从未来的虚空中不断抽取“财富”到当前,达到了无中生有的效果。特斯拉的惊人市值,同样从未来畅想中诞生,创造出巨大账面效应。

  2021年伊始同样快速上涨的还有A股股指,但人们发现股指已与整体盘面严重背离,在大多数个股下跌的情况下,股指却大幅收涨。原因不难找,权重股上涨拉动指数,中小盘股游离指数之外,所以在盘面一片绿的情况下,指数仍可以很好看。

  权重股上扬市值上涨,若按市值调整指数权重,则权重股占比进一步增加,构成指数与整体盘面的进一步偏离,这是一种正反馈。股指的这种偏离在美国几大股指早已表现得非常严重,美股二三十只股票就足以决定股指走势。许多人以为金融市场是成熟市场,金融指标都合理,其实这样乱来的地方茫茫多。

  人们顺藤摸瓜,在权重股里发现了机构抱团,将这拨行情分化的锅扣在了机构头上。市场上关于机构抱团的看法,有正确的地方,也有认识不足之处。

  正确的地方有:一是机构存在抱团行为,机构在某些个股,比如白酒医药行业、龙头个股扎堆。这是完全正确的观察。二是机构抱团的行为导致个股股价偏离,容易引起市场动荡。

  但有几点需要补充:

  一是机构抱团不是今天才有的情况,可以说,从A股市场引入机构投资者那天起,机构抱团就一直存在。这些年做得比较扎眼的几次,有抱团过创业板,有抱团过中小盘,有抱团过医药,只不过最近换到了大盘龙头股。

  二是A股市场的有投资价值的个股仍然不多。在这种情况下,有良心的机构投资者选择余地很小,就这么几只股票,自然表现为抱团。

  三是机构投资者从来不是股市的稳定因素。恰恰相反,由于代理人效应,机构投资者在波动更为剧烈的市场能获得更高收益,具有更高风险偏好,因而是市场不稳定因素的策源地。所以机构抱团扎堆爆炒个股,完全符合机构投资者属性。

  四是在上涨行情中机构的抱团行为可以获得正向激励。抱团机构可以获得更高收益率,吸引更多基金认购,让他们取得更多资金抱团,这是个正反馈过程。

  五是历史上机构曾抱团中小创,涨得虽然快,流动性不好容易发生踩踏,而且买一点就容易超过规模上限。这次抱团大盘权重,一方面是吸取前几次教训,另一方面现在基金产品集中化,单只基金规模越来越大,要抱团只能找大市值股票。

  六是有关机构抱团的一个新现象是,出现一些机构用巨量资金、高调宣传通过定增、大宗交易等方式进驻个股,吸引其他羊群机构跟风入场。这其实是资本市场基本手法,在一级市场有许多头部机构擅长于此。

  特斯拉股价上涨与机构抱团个股上涨,都是金融资产具有吉芬性质、价格容易走向上涨单行道的具体表现。此类价格上涨没有硬约束,没有所谓“价值回归”,唯一的制衡是随时可能出现的流动性危机。

  而当前全球央行践行凯恩斯主义乃至MMT理论,用增发货币应对经济困境,无限印钞,引发流动性超泛滥,唯一制衡因素被拔除,美国三大股指在创新高后继续攀升。本应由流动性危机导致的金融危机没有出现。

  美国的金融危机可以用印钞解决,经济危机可以用印钞补贴四处打补丁,但这样做的话,社会危机就不可避免。所以美国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。

(文章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)

posted @ 21-04-22 02:04 admin  阅读:
凤凰彩票平台,凤凰彩票官网,凤凰彩票网址,凤凰彩票下载,凤凰彩票app,凤凰彩票开户,凤凰彩票投注,凤凰彩票购彩,凤凰彩票注册,凤凰彩票登录,凤凰彩票邀请码,凤凰彩票技巧,凤凰彩票手机版,凤凰彩票靠谱吗,凤凰彩票走势图,凤凰彩票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凤凰彩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